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人才
西湖大学“掌门人”施一公:放弃美籍,回国育人
2019/7/5 10:11:52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人气:83次


“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所有同道的一致努力下,社会各界的关注下,西湖大学终于迈出了这非常重要的阶段性一步。”站在未来的西湖大学云谷校区前,西湖大学筹办委员会主任施一公面对媒体采访时,略带激动。

作为西湖大学代校长,施一公是中科院院士、著名结构生物学家,本人学术成就高,在高等教育方面也有独特见解。作为西湖大学的首任“掌门人”,他更有干云豪情,比如,他不久前在公开演讲中放出“豪言”:到2019年年底,西湖大学师资规模将超过拥有2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洛克菲勒大学,教师科研水平很可能成为中国之最;5年后,教师科研水平比肩东京大学、清华、北大等知名学府,成为亚洲一流;15年后,在各项指标上和加州理工大学媲美,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好的大学之一。




“我回来最想做的事,就是教书育人。”这位国家首批“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曾被聘为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的人才,在2005年与清华大学的一次简单对话后放弃名利毅然回国,只因心中最高追求的梦想。


学习的坦途,留学的艰苦

施一公在河南家乡读完了高中,和我们想象的那些学霸的过程一样,成绩优异被保送至清华生物系,又于1989年提前一年保送至美国留学。谈起国内上学的经历,他念念不忘高中老师操着乡音跟他说的一句话:“施一公啊,那你长大一定要为咱驻马店镇人争光啊!”

然而到了美国一切都变了,那时的留学生不像我们现在可以用金钱解决一些事情,可以有父母们背后强有力的支持,施一公那个年代的留学生,边打工边学习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曾在送外卖时遭到黑人抢劫痛打,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施一公用年轻人的一股拼劲读到了博士。

而由于博士期间对于癌症方面的独到及突破性研究,获得一系列奖项后,年仅36岁的施一公被聘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系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要知道这项殊荣是很多得过诺贝尔奖的人都不曾获得的。





一夜决定虽短,但早已心怀那个梦

普林斯顿大学给施一公提供了面积达一层楼的实验室和近20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这个数字在我们看来足以让施一公有理由留在那里了,对于年轻人来说,留学梦早已实现,甚至可以形容为名利双收,但施一公却觉得心理缺点什么,用他自己的话说:“在真正意义归国之前,每次回国心里的激动与离开时的惆怅给心中带来波澜,看着中国的伟大变化,真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那个具有转折意义的谈话施一公历历在目:2006年他参加清华的一次学术会议,清华的党委书记陈希第一次正式语重心长地希望他全职回清华,帮助清华乃至中国的生命科学领域再往前一步。次日见到陈希,施一公便做出了“回家”的决定。


实现梦想,未来是我们的

施一公的决定在普林斯顿大学乃至学术届都引起了震动,劝他留下的人踏破了门槛,但是施一公心里清楚也许“物质梦”“学术梦”真的不是自己想要的,他用两年的过度期关掉了美国的实验室,在2010年将自己的国籍改回中国,毫无牵挂的回到清华带着自己的学生重新“白手起家”。

    这是一次真正的为国家“创业”,在清华大学及国家的支持下,施一公先后引进80多位优秀人才,更重要的是他将自己高水平学术界研究带了回来,并影响着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甚至国外的更多中华有志之士。





很多人问过施一公为什么回国,施一公曾在一次演讲中回答,自己回国最根本的原因是“想影响一批青年人,想培养最优秀的创新型的青年人才”。

施一公常常反思,为什么我们的大学生中难以产生拔尖的创新人才?为什么极其优秀的中国学子到了国外,脱颖而出的比例非常小?这些优秀的中国学生非常容易满足。我们的传统文化非常推崇知足常乐,施一公认为,知足常乐用来对生活、对物质利益的追求是好的,但用来对科研、对学术追求,知足常乐便是创新的大敌。

施一公希望当代的大学生们能够追求卓越,把自己的天赋发挥到极致。在满足小我的同时,更要把大我、把社会放在心上,只有给社会带来价值,才算真正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内容来源于“科技工作者之家”科界SciMall 平台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3. 毕节市科学技术协会
黔ICP备13004617号-1